訪原民航總局政策法規司副司長馬聯玳

日期:2019-06-12 14:02:08 作者:綿陽新聞網 瀏覽:107 次

1.jpg

1952年秋,中蘇民航股份公司哈密航空站。天剛蒙蒙亮,馬聯玳像往常一樣快速地起了床,披上外衣,拿上早已在案頭備好的本和筆出了門。清晨寒意逼人,馬聯玳加快了步伐,穿過機坪,來到位于機場一側的一個四周有圍欄的不大的場地,這是哈密機場的天氣觀察臺。幾分鐘后,哈密航空站站長別列別里津(蘇聯人)與副站長崔克己走了過來,徑直走到臺前,凝視著機場上方的天空。風速、風向、云量、能見度、場壓,別列別里津認真地觀測著這些決定飛機是否可以正常起落的關鍵數據。“今天天氣情況良好,可以接收飛機”。接到站長指令后,馬聯玳迅速將其翻譯成中文,交由報務人員發送至其他航空站。哈密機場一天的運營工作也就此開始了。

2.jpg

60多年后的今天,中國民航早已告別靠肉眼目測天氣、判斷機場是否適合飛機起降的時代,取而代之的是更為精準、科學的氣象預報手段。然而,在那時那刻,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國民航剛剛起步發展的崢嶸歲月里,無數的民航人正是靠著這種幾乎稱得上是“原始簡陋”的方法,邁出了中國民航前進的堅定步伐。

而在此過程中,馬聯玳既是中國民航發展建設的參與者,亦是中國民航由小變大、由弱變強、國際地位不斷提高的見證者。

翻譯生涯

1950年7月1日,中國和蘇聯合資經營的中蘇民航股份公司成立并開航。按照中蘇兩國簽訂的《關于創辦民用航空股份公司的協定》,開通了通向蘇聯的3條國際航線,中蘇民航股份公司經理部設在北京,在北京、沈陽、烏魯木齊三地設航線管理處,在各經停機場設航空站。

1952年,年僅21歲的馬聯玳從軍委民航俄文專科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了中蘇民航股份公司哈密航空站,從此便與民航結下了不解之緣。作為站里唯一的翻譯,中蘇雙方的溝通及工作上的往來都離不開他。兩年后,根據中蘇雙方《協議》,中蘇民航股份公司撤銷,并將公司的飛機與設備全部移交給中國。

馬聯玳回憶,當時的哈密機場實際上是一個圓形的戈壁沙灘,沒有水泥跑道,壓路機將其壓平后,飛機可以360度降落。當天氣情況不佳時,他們除了會在沙灘上輔上T字布外,還會在T字布指向的道面上,每隔50米放上一個油桶,里面裝著半桶用過的機油和一些破爛抹布,在飛機臨近機場時將其點燃,作為跑道燈為飛機指明降落方向,飛機沿著T字布便可降落了。

1954年,根據周恩來總理“從首都建設上、民航事業發展上、國防準備上,均有必要”的指示,北京首都機場建設被正式提上日程。然而,當時的中國對如何建設大型機場缺乏經驗,于是便聘請了一批蘇聯專家組成專家小組參與到首都機場的建設中。與此同時,馬聯玳也從哈密被調進了專家小組,擔任負責跑道設計的一位蘇聯專家的翻譯。在蘇聯專家的指導幫助和中國工程技術人員的大力配合下,首都機場的選址工作完成,并按照建設一級機場的標準,完成了對首都機場的規劃設計。1955年,首都機場建設項目正式開工。1958年,首都機場建成投入使用。

3.jpg

對于開始起步的新中國民航來說,除了需要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外,民航人才的培養也迫在眉睫。1956年5月5日,中國民航局向國務院總理周恩來請示擬在四川新津成立一所航空學校,以培養民航飛行員為主,同時培養機務、電信人員。1956年5月26日,國務院批準成立民航局航空學校,由空軍幫助組建,這就是著名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四航空學校。民航局聘請蘇聯專家對學校的建設和教學、訓練進行指導,馬聯玳又一次不辱使命,肩負起了溝通翻譯的重任。后來,十四航校改為中國民航飛行學院,為民航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飛行員。

在多年的翻譯生涯中,馬聯玳有了更多接觸民航不同領域的機會,也漸漸積累了大量飛行、機務、通信、空管、氣象、機場等專業的知識,為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礎。

雙邊工作

“民航國際航空雙邊工作主要就是與其他國家建立航空聯系,進行航空談判,簽訂和修改航空協定,開辟國際航線,建立空中橋梁,為國家的經濟發展、人員往來、文化交流等服務,從而也促進了國與國之間的友誼和和平。”對于民航的雙邊工作,馬聯玳如是說。



上一篇:上一篇:民航局與中國商飛公司舉行高層安全會議(圖)
下一篇:下一篇:民航局迅速傳達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精神
上海Ⅱ选5计划 广场出租玩具定时车赚钱吗 超市配送赚钱吗 广东时时中奖规则 中国足球彩票网 全国统一5分快三计划图 苹果手机买qq会员赚钱 众发pk10免费计划app 外地人靠养蟋蟀赚钱盖新房 快乐圈全民赚钱 全民水果老虎机 赚钱游戏赚现金 有什么软件人多赚钱软件是什么东西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恩山论坛 赚钱宝 安卓捕鸟达人无限金币 贵州11选5预测推荐5码